应如是.

这里柿子,写手。
抑郁症患者。

【朝耀/知乎体】领养一个孩子是种怎样的体验?

*是莫名其妙的脑洞哈,就觉得这个设定蛮可爱的
*谢谢你能点开它

匿名用户
  本人性别男,标准英/国绅士,现定居天朝。我家小家伙是个黑发黑眸的中/国孩子(以下简称Yao),四年前把他带回家,今年已经九岁了。
  当时我是个事业混得风生水起的总监,攒了点儿钱至少够养活自己了,然而我的父母还是不满意,尤其是我母亲。原因是我一快奔三的人了,还是一介未婚人士,她老人家着急抱孙子。而我表示这大千世界我还没浪够不能英年早逝在婚姻的坟墓里,有一次被她念叨得烦了,嘴快就说我领回来个儿子不就得了反正我从没打算结婚,于是……于是我就去了福利院,并且遇见了Yao。
  Yao那年五岁,长得很漂亮。对,他是个男孩子,可他的长相我只能用漂亮来形容,稍逊色一点儿的就说秀气吧。初见时他抱着熊猫玩偶被院长牵着来到我面前,留着长发,一双眼睛圆圆的,被阳光折射出了似琥珀的金色。Yao抬起头睁大眼睛怯生生地对我说叔叔好,声音细若蚊呐。那一刻我仿佛被击中了一样,心中一悸,握住他的手说今后你就和我一起生活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真是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或许是被妖精附体了吧,呵呵。
  好了,以上是啰里八嗦的背景。现在开始讲讲我的经历。
  领养的手续很麻烦。下到福利院上至政府部门都要找人打好招呼,还是他原来的名字原来的生日,但什么户口什么身份证的资料都大沓大沓地堆在我办公桌上,看着就有点儿心烦,不过最后还是很顺利地把Yao带回了家。
  Yao刚来的时候,做什么都小心翼翼,轻轻地问你这个能不能吃那个能不能摸。五岁的小男孩正是嬉笑玩闹的年纪,而他好像做什么都举步维艰的样子,又有些自卑,看得我很不是滋味儿。然后我告诉他这里就是你的家,我就是你的亲人,外加几天的各种心理暗示,总是让他放开了些。
  我的工作有些忙,但有了Yao后就是能推就推能赶就赶,实在不行去了个宴会也要早退,抓紧回家陪着小天使,尽力给他最大的安全感,让他知道自己不是个多余的拖累。Yao因为年龄还小不能上小学,我就买了些拼音书和算数本自己在家教他,然后周末有空就带他去游乐园或者爬爬山什么的。
  这是刚开始的时候。
——————————————————
  上次给Yao检查作业去了,就没更完,这次补上。对了,小学四年级的数学题原来那么难吗?我的Yao整天在学校是有多累啊(绝望)!
  还有,评论里那个想娶我家Yao的,我记住你了(微笑)。
  后来关系自然而然地越来越好,我们的生活很融洽。例如每天的早安吻(额头),散步中无意地牵上我的手等等,Yao也被我要求叫了我的名字而不是叔叔(听他软软糯糯地唤我的名字我就抑制不住地激动是怎么回事),偶尔他还会撒娇要抱抱啊哈哈(不要太羡慕我)。
  在Yao六岁的时候吧,有一次公司要求全体职工加班,我不好请假,就往家里打了个电话叫Yao早点睡觉记得锁门。我浑身疲累地拿钥匙开门,只想回家摊成一条咸鱼,可钥匙只转了一圈,门没锁。彼时心中警铃大作,家里不会遭劫了吧,Yao还在家啊。等我火急火燎地冲进屋,看见Yao穿着连体睡衣靠着沙发睡着了,小胸脯一起一伏的,并不安稳。我虚惊一场地在沙发上坐下,Yao被我弄醒了,迷迷糊糊地往我身上一靠,睁开眼瞅了瞅我又沉沉睡去,嘴里嘟囔着你回来了呀……
  Oh my gad,当时我的鼻血都要下来了,简直要被萌化了(激动)。事后我问正在认认真真默写拼音的Yao当时为什么不锁门,Yao抬头看我一眼,脱口而出我在等你呀。
  这个小天使是上帝赐给我的宝贝吧?看他一脸正气我真的好想糟蹋啊!可我考虑到形象问题也只能痴汉于无形,摸摸他的头,说下次不许这样了。
  我内心什么表情,费玉清小哥的那个嘿嘿嘿。
  不过Yao挺嫌弃我的厨艺的,我也不懂为什么桌上摆着司康饼他还是坚持要点外卖,可能是人种不同无法理解大/英/帝/国料理的美味吧,也就随他去了。可是点外卖次数多了我就不乐意了,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老吃外卖怎么行呢你说是不是,也就说了他几次。
  然后……然后有天我下班回来看见Yao正在厨房捣鼓什么,差点没把我吓死,生怕他磕着烫着。结果Yao神情严肃地说他在做饭要我离远点儿并且厉声拒绝了我帮忙打下手的建议。所以我也就帮他穿了个围裙后被他推出厨房,然后在玻璃门后围观他做饭。因为当时我是想看看一个七八岁的小屁孩能做什么饭,还有如果他不小心拿刀割伤了手好进去照料。结果,咳,结果是十多分钟后他真的端出来了两碗面条,我用筷子扒了扒,牛肉、青菜、鸡蛋应有尽有。当时我们面对面坐着,Yao希冀地看着我问我味道怎么样,眼睛亮亮的。我就没出息地把自己烫到了,不过实话说味道真的不错,只是还不及我家司康那么好吃罢了。
  自家小孩给我做的晚饭,哪怕只是一碗面条,但是当时我真的开心得要上天(快乐)。特别是看到Yao走出厨房,脱下溅了油渍的围裙,开怀地笑着的时候。啊现在想起来,还是抑制不住地笑成dog。
  然后,Yao说以后的三餐被他包了。理由是我上班太辛苦早起太累做饭太危险害怕厨房被炸什么的,我极力拒绝并劝阻,可是看他意志太坚定我也就应允了。只能安慰自己道,嘛孩子懂事了呀,孩子做饭有天赋呀(和我一样),虽然Yao还小,不过自己暗中多多照顾就行了吧。
  这次没了(笑)。现在回答下评论里的问题吧。
  居然有人注意到了熊猫玩偶吗,好吧那我就说说。它是Yao在福利院时得到的玩具,Yao还给它取了个名字,叫滚滚。来家时Yao的行李不多,滚滚是其中一个,那时我看它挺脏的,全身沾了不少泥土和灰尘,于是就想把它扔了。可是Yao死活不让,还被吓哭了。当时他抱着滚滚不撒手,眼睛红得像护食的小兔子,眸中还有泪水打转,过一会儿就抽搭起来,肩膀一颤一颤的,让人心疼极了。现在想来真的很后悔,那应该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Yao哭,真想抽自己一巴掌(摊手)。最后我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把滚滚洗干净再还给他,不过我为他买的独角兽玩偶和妖精小姐也挺好的呀……
  还有的问Yao和我父母关系怎么样,我可以确定及肯定地告诉你,他们关系很好。Yao叫我的名字,而对我父母喊爷爷奶奶,我母亲看起来也挺喜欢Yao的哈,经常给他寄零食、买衣服什么的,可能真的把Yao当成亲孙子了吧哈哈。
  我为什么不想结婚……这个关你们什么事啊,不过可以透露一点:我不喜欢女孩子。
  有人问起Yao的身世,我拜托人查了查。貌似Yao在三岁的时候遭遇了一场车祸,他的父母在其中丧生,Yao除了一点外伤,平安无事。因为找不到Yao的其他亲人,Yao就被送到了福利院。
  知道后真的很心疼,Yao原来那么小就变成孤儿了。所以啦,我以后会加倍对他好的。不过我不会隐瞒他的这段经历,我会完完整整地告诉他,然后对他说,没关系,这里就是你的家,我就是你的亲人。
  我亲爱的Yao啊,就算我们在血缘上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就算总有一天你会离我而去,我也会永远站在你身后,做最爱你的那个人。
—END—
 

【丝路组】落花情

*灵感及结尾歌词均来源于歌曲《落花情》

 
  “曾经,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们之间那条漫长的丝路。
  如今,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再是那条漫长的丝路,而是生与死之间的黄泉路。”

 
  王耀还记得遇见他是在公元前二世纪。
  那时王耀刚值加冠之年,奉上司的命令踏往那条黄沙满天的路,路途遥远让他稍微吃不消,到了对方的宫殿他还是低声骂了句。
  不知对面的男子是否听到,只是他轻轻笑了,略微俯首,用蹩脚的中文说了句你可好。
  王耀嘲笑地轻呵,昂头,却在看见男人面容的那刻晃了神。深棕色的卷发,嘴角始终噙着的笑意,仿佛容纳了万千星辰的眼睛将王耀的骄傲吸收得干干净净,欧洲人身上神秘的西域味道让他无法移开视线。
  “此貌乃上天恩赐。”他想。
  故乡大汉的桂花一定开了,宫廷中那抹暖黄此刻与眼前人的笑颜重叠。

 
  之后,两国一直来往。
  王耀向他夸耀玄白色的丝绸,他只是笑而不语。
  他送给王耀荣锦绣金钗,王耀尽力收敛脸上的笑容却还是被他看了出来。
  他们在月夜递给彼此一杯清酒,相识不久,却好似世上最了解对方的存在。
  王耀侧首,不经意地将额头划过他的唇边,惊愕之余,只觉眉宇间一片漉漉的温暖。欧洲人的脸庞放大在眼前,闭上了双眼,睫毛像蝴蝶翅螃一般扑朔,环绕着无尽流转的爱意。
  王耀的眼神是从未有过的炽热。
  月色如水浸湿他的红色披风,还有王耀青白色的长袍。
  ……

 
  后来大汉帝国终于不复荣光,更朝换代后的中/国再也没有当年的耀眼。而王耀,他有了新的上司,往后怕是没有机会再见他一面。
  他从不曾唤他的名字,即便那还是他取的,可现在他只能在心里反反复复咀嚼,烂熟于心。
  “大/秦。”
  从此千百年,桂花开开败败,落花无情时光流水却有意,入目所触的那片暖黄,还是没有他的面容美好。

 
  一次,他趁国家战乱,不负责任地离开,连夜奔波赶到西域。欧洲变了很多,那条路却没换过。
  黄沙满天,当年的他经不住路途遥远,低声骂了一句。
  黄沙满天,现今的他只想快点看到他,说些什么?——“你可好?”
  当年那个笑骂苍天的骄傲王耀已经不在,如同曾经荣耀繁昌的大汉。他现在只想与他煮酒论道,谈笑风生,共同相守,任永不消逝的生命缓缓流淌。
  尽管他们对感情默契地都不开口,可对方心中早已有了大数。
  相知不久,却已是世上最了解对方的存在。

 
  王耀看见了初遇时恢宏的城堡,不过已是罗/马的遗址。
  当年强大如神邸的男人,深棕发色的男人,始终笑意满满的男人,有星辰万千眼眸的男人,王耀倾心终年的男人,他被埋在这层层沙土之下。
  大/秦的墓伫立在丝稠之路的终点,木质的碑真像他随身佩戴的木剑。
  王耀有想过,大/秦可能会变老,可能经久战争后伤痕累累,可从来没有这样一种答案。
  曾经双人成对共享良辰赏美景,如今就真的只剩他一人。
  王耀一直忍着,终于还是泪流满面。
  “黄沙吹又起,故人复来焉。”
  脑海中又想起一句话,啊,还是形容他
的——“此貌乃上天恩赐。”
  王耀支撑不住跪下,颤抖地抚摸着碑面,泪水模糊的眼中出现了一行小字,是他最熟悉的中文,在墓碑的右下角。
  “耀,我钟意你。”

 
  “一种相思花自飘零水自流。”
  “两处闲愁独自寂寞上心头。”
  “梦回青青池畔回忆灯火阑珊。”
  “一杯苦酒恰似落花情几时休。”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