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如是.

这里柿子,写手。
抑郁症患者。

【丝路组】落花情

*灵感及结尾歌词均来源于歌曲《落花情》

 
  “曾经,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们之间那条漫长的丝路。
  如今,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再是那条漫长的丝路,而是生与死之间的黄泉路。”

 
  王耀还记得遇见他是在公元前二世纪。
  那时王耀刚值加冠之年,奉上司的命令踏往那条黄沙满天的路,路途遥远让他稍微吃不消,到了对方的宫殿他还是低声骂了句。
  不知对面的男子是否听到,只是他轻轻笑了,略微俯首,用蹩脚的中文说了句你可好。
  王耀嘲笑地轻呵,昂头,却在看见男人面容的那刻晃了神。深棕色的卷发,嘴角始终噙着的笑意,仿佛容纳了万千星辰的眼睛将王耀的骄傲吸收得干干净净,欧洲人身上神秘的西域味道让他无法移开视线。
  “此貌乃上天恩赐。”他想。
  故乡大汉的桂花一定开了,宫廷中那抹暖黄此刻与眼前人的笑颜重叠。

 
  之后,两国一直来往。
  王耀向他夸耀玄白色的丝绸,他只是笑而不语。
  他送给王耀荣锦绣金钗,王耀尽力收敛脸上的笑容却还是被他看了出来。
  他们在月夜递给彼此一杯清酒,相识不久,却好似世上最了解对方的存在。
  王耀侧首,不经意地将额头划过他的唇边,惊愕之余,只觉眉宇间一片漉漉的温暖。欧洲人的脸庞放大在眼前,闭上了双眼,睫毛像蝴蝶翅螃一般扑朔,环绕着无尽流转的爱意。
  王耀的眼神是从未有过的炽热。
  月色如水浸湿他的红色披风,还有王耀青白色的长袍。
  ……

 
  后来大汉帝国终于不复荣光,更朝换代后的中/国再也没有当年的耀眼。而王耀,他有了新的上司,往后怕是没有机会再见他一面。
  他从不曾唤他的名字,即便那还是他取的,可现在他只能在心里反反复复咀嚼,烂熟于心。
  “大/秦。”
  从此千百年,桂花开开败败,落花无情时光流水却有意,入目所触的那片暖黄,还是没有他的面容美好。

 
  一次,他趁国家战乱,不负责任地离开,连夜奔波赶到西域。欧洲变了很多,那条路却没换过。
  黄沙满天,当年的他经不住路途遥远,低声骂了一句。
  黄沙满天,现今的他只想快点看到他,说些什么?——“你可好?”
  当年那个笑骂苍天的骄傲王耀已经不在,如同曾经荣耀繁昌的大汉。他现在只想与他煮酒论道,谈笑风生,共同相守,任永不消逝的生命缓缓流淌。
  尽管他们对感情默契地都不开口,可对方心中早已有了大数。
  相知不久,却已是世上最了解对方的存在。

 
  王耀看见了初遇时恢宏的城堡,不过已是罗/马的遗址。
  当年强大如神邸的男人,深棕发色的男人,始终笑意满满的男人,有星辰万千眼眸的男人,王耀倾心终年的男人,他被埋在这层层沙土之下。
  大/秦的墓伫立在丝稠之路的终点,木质的碑真像他随身佩戴的木剑。
  王耀有想过,大/秦可能会变老,可能经久战争后伤痕累累,可从来没有这样一种答案。
  曾经双人成对共享良辰赏美景,如今就真的只剩他一人。
  王耀一直忍着,终于还是泪流满面。
  “黄沙吹又起,故人复来焉。”
  脑海中又想起一句话,啊,还是形容他
的——“此貌乃上天恩赐。”
  王耀支撑不住跪下,颤抖地抚摸着碑面,泪水模糊的眼中出现了一行小字,是他最熟悉的中文,在墓碑的右下角。
  “耀,我钟意你。”

 
  “一种相思花自飘零水自流。”
  “两处闲愁独自寂寞上心头。”
  “梦回青青池畔回忆灯火阑珊。”
  “一杯苦酒恰似落花情几时休。”
—END—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