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如是.

这里柿子,写手。
抑郁症患者。

  今天复习英语的时候翻到了从前的笔记,是开始的那段日子,字迹端端正正的,根本看不出内心的兵荒马乱。
  像个普通人似的上课,垂头低声回答老师的问题,那时的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晚上要不要换一种自残的方法,安眠药到底要去哪里搞,离开的时候要不要顺便把日记本烧掉……
  耳边经常会出现嘈杂的声音,喧嚣慌张如同另一个世界的乱马加鞭。
  明明不是我的错啊。
  人的细胞排列紧密,皮肤拥有表皮和真皮,失血过多还有血小板拯救方案,就连神经系统控制的手部神经,拿刀的动作也缓缓僵在距动脉两毫米处。
  我曾经鼓足了勇气,站在天台上想要一跳了之,可心里的沟壑突然裂开成为深渊,传出一声声呼喊来。
  ……
  “拜托了,不要死。”
  “你死了父母该怎么办?”
  “你还是个人吗?”
  我不是人啊。
  我是个怪物。
  梦中的魔物在那时清晰可见,熟悉的眉眼,多像我自己的模样。
  它站在一片苍茫纯白的大地上,反手握刀,嘴角狞笑。
  她遍体鳞伤,奄奄一息,不甘的眼中浸满泪水。
  我要是死了,父母怎么办,朋友怎么办,喜欢的人怎么办,那个犹如天使的才五岁的弟弟该怎么办?
  从前含笑晏晏发誓要一辈子守护的人们,如今成了我无法解脱的痛苦。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可我早已失去寻找光明的权力了。
  常常会无端地浑身颤抖,眼眶酸涩似要流出什么,于是我按医生说的做了,深呼吸。
  努力地。
  可是没用,眼泪反而更快地出来了。
  想起我站在班级队伍里的时候,身旁都是欢声笑语,从来没有人知道我的悲恸,从来没有人懂得我的痛楚。
  人们笑着、闹着,在阳光下明亮得熠熠生辉,是正常人该有的模样。
  而我却被隔离在漫天阴霾之下,多么残忍。
  像一个被世界抛弃的人。
  所以呀,并不是我背叛了这个世界,而是世界先放弃我的哦。
  某个夜晚,我站起身,满身郁结和悲哀,一时言语无法发泄,突然间开始砸东西。
  陪伴了我两年的椅子,原来我最爱的玩偶,新买的手办。
  还有许多,许多。
  这些家具和小玩意都聆听过我的倾诉,充斥着我存在的痕迹和意义。
  于是我停止了摔打和踢踏,无视门外的吵闹,慢慢地滑坐下来,环抱双腿,将脸埋在膝盖上,无声地哭泣。
  从上帝视角来看,在第三人称的世界里,我缓缓地流出了黑色的眼泪。
  又来了,那种深呼吸的感觉。
  不会的,不会的,不会有人懂得的。
  在长久的颤抖后,为了掩饰悲伤,闭上眼深呼吸,脑海里倒映的还是那无边的黑暗和恐惧。
  我有多软弱,那个怪物就有多强大。
  这个世界已经走向尽头了,这个世界已经亲手将我的世界送往灭亡了。
  世界的终焉已经没有我了。
  但我做过一个梦。
  我站在那个无数次我想要一跃而下的天台上,风儿温柔地牵起我的手,整座城市依旧忙碌,依旧满溢花香,依旧灯火温暖通透。
  由远及近飞来一只雁,羽翼丰满,擦着天边炽烈的红日离去。
  这个世界是多么美好啊。
  可我知道,是时候了。
  曾经的勇气扑面而来,我向前倾身,极力品尝着空气的味道。
  最后一刻的。
  然后潇洒地挥挥手,任凭身体从高楼滑落。
  ……
  我真的真的好累啊。
  我真的真的好想再见啊。
  对不起,对不起。

评论(11)

热度(13)

  1. 姚声娜鼓贝加精彩应如是. 转载了此文字